首页 > > 医学科普

遭遇恐怖袭击后, 心理创伤如何治愈?

作者:抑郁障碍分会 日期:2018-07-23 浏览量:162

文/记者 刘汝佳   编辑 陈永杰   视觉设计 滕飞   校对 肖园

      如果个体的心理反应巨大,创伤事件后精神症状严重或持续时间长,应及时向心理医生求助,以便个体接受以创伤为中心的认知行为疗法。


法警方追捕恐袭嫌犯爆发枪战 抓获 8 名恐怖嫌疑人


采访专家:尹文刚(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员) 李丽君(北京天坛医院神经精神 & 心理科)

      11 月 14 日,一则骇人的新闻震惊 了全世界,巴黎市中心一餐馆和法兰西 球场附近等多地发生枪击和爆炸事件, 目前已造成大量死伤。这种恐惧记忆对 于部分幸存者来说,可能一生都无法消 弭,需要专业心理医生进行干预。

恐怖灾难如同“绞肉机”

      面对暴力的恐怖事件,等待人们去 消化的不仅仅是身体的疼痛以及失去亲 友的悲伤,而是由此引发的人们持久的恐 惧和混乱,这种恐惧甚至会传染和渗透。 震惊全球的美国 9·11、国内昆明 暴恐案等恐怖袭击事件给每一位当事人都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 根据纽约城市健康与卫生局的研究报告,在 9·11 恐怖袭击一周年前夕, 70% 的美国人表示没有从心理创伤中 摆脱出来。恐怖事件过去两三年后,有 35%  的受伤者遭受心理创伤的困扰,其中有 8% 的人发展为严重心理障碍,在 9·11 事件中受伤的居民患创伤后压力 综合征比例最高,达 38%,而全美国患 创伤后压力综合征的平均比例仅为 4% 。

      许多当时接受美联社调查的民众反 映,每当一架飞机从头顶飞过,一辆救 护车呼啸而过,或电视播放伊拉克战争的画面都会勾起他们对于 9·11 的回忆, 有人第一反应甚至会认为自己生活的地 方可能将要爆炸,还有一部分民众表示 几乎再也不会去曼哈顿。调查结果显示, 每 10 名美国人中就有 4 人担心自己成 为恐怖活动的受害者,这与担心失窃和 失业的比例相同。

      暴力事件所渗透的心理创伤用“绞 肉机”来形容,人们在战争或者恐怖事 件中所受到的极度恐惧、困惑和残酷可 能都会渗透入一些人生命中的每一秒, 都会变相成为一种精神疾病。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皇家陆 军军医查理·迈尔斯首次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关于“炮弹休克”的一篇有历史地位的论文,他形象地总结了 患“炮弹休克”这种怪病的患者的特征。 当年有些幸存的士兵“每天都做噩 梦,梦到有关战争的场景,感觉自己的 床在沉没”“梦里只有德军尸体,因为杀 死太多人心里充满负罪感”“晚上梦游,站起来走路,这是入伍前从没有过的”“因 为回忆战争场景而失眠”。

而且,很多士兵有昏厥、窒息感、 喉咙干紧、 极度疲劳、 心脏部位疼痛、 头疼、抑郁、失眠、被突然的声音惊吓、 害怕枪声、黑暗和死亡、暂时性和局部 性失忆等症状。因为士兵们被炮弹炸伤的程度和次数不一样,症状各有不同,程度也不一。

在法国首都巴黎街头,恐怖袭击遇难者的家属相互安慰


强烈恐惧会引发心理疾病

      在巴黎,本该宁静美好的夜晚被枪 声和爆炸声所代替,目击者形容,街道 上到处都是鲜血与尸体,满目疮痍。甚 至有些人亲眼目睹弹药从同行者的肚子 中穿过,而他们却藏在尸体下面怕被恐 怖袭击者发现,待警察来了,又从尸体 下面爬出来,满街恐惧与悲伤的叫声, 场面让人不忍想象。而这种恐惧可能会 如同噩梦一般伴随在一部分人此后的生 活中,而那些满目疮痍的街景也有可能 出现在他们的梦境中。

      当遇到超出个体预期的剧烈恐惧, 大脑由于“努力”抑制恐惧却达不到效 果就会造成大脑皮层紊乱,这就会反映 出当时的一些惊慌、出汗甚至引发过激 行为。而大脑皮层紊乱还有可能会引起 植物神经紊乱,这就会增加内脏负担出 现身体的一系列不适,包括尿失禁。

而如果个体接收到极其强烈的恐惧, 可能就要警惕创伤性应激障碍(PTSD) 的出现了。PTSD 表现有明显的生理和 心理症状群,其核心症状有三组,包括 闯入性症状、回避症状和警觉性增高症 状。比如一战时期的士兵反复出现做与 战争相关的噩梦、梦魇,反复回忆战争 的场景 ;或是在“触景生情”的场合中, 控制不住地回想战争的场面,极力不去 想有关创伤性经验的事,极力避免参加 可能引起痛苦回忆的活动。

      实际上,很多个体会共病严重的焦 虑及抑郁症状,有明确的躯体不适的症 状,例如“昏厥、窒息感、喉咙干紧、 极度疲劳、心脏部位疼痛、头疼”,还会 伴有“暂时性和局部性失忆症状”,有时 可见人格的变化,变得待人疏远,与亲 人情感变淡。这种情况下,个体往往也会出现入睡困难或易惊醒,容易因为琐 事发脾气,并且出现集中注意困难。比 如士兵一听到声音,就会出现过分的惊 跳反应,害怕枪声、黑暗和死亡。

      PTSD 通常在创伤事件发生一个月 后出现,但也可能在事发后数个月至数 年间延迟发作。慢性 PTSD 通常表现为 周期性症状的缓解或症状的重现和加剧。 有些伴躯体疾病的士兵,当闻及有关战 争事件的周年媒体广播或聚会时,躯体 疾病便会急剧恶化。

这些障碍足够严重并持续存在,将 会显著地损害个人的日常生活,严重损 害个体的社交及在家庭生活中的角色, 出现职业不稳定性,婚姻问题和离异, 家庭失调和子女教养的困难。

早期干预是最好的办法

      目前为止 PTSD 的防治,已经有了 更加系统且有循证医学依据的措施。具 体来说,早期的心理危机干预,能显著 减少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发生率。在创伤 的早期,作为朋友和亲人要给予情感方 面的支持并帮助其加深对灾难的理解、减轻生理上的警觉,进一步排除应激源 的存在,给对方一个安全的环境,从而 促进个体的恢复 ;同时要给予必要的救 助,如生活保障、经济援助,以减少个 体的心理压力。如果个体的心理反应巨 大,创伤事件后精神症状严重或持续时 间长,应及时向心理医生求助,以便个 体接受以创伤为中心的认知行为疗法。

药物治疗是 PTSD 的重要治疗手段 之一。应激的早期可使用苯二氮卓类抗焦 虑药,可预防 PTSD 的发生,但该类药物 易产生依赖性,且停药时会出现戒断反应。 对于症状较为严重,社会功能严重受损的 个体,服用一些抗抑郁药以减轻干扰日常 功能的相关症状,其疗效和安全性好,不 良反应轻,被广泛推荐使用。